手机现金网

                                                    来源:手机现金网
                                                    发稿时间:2020-05-24 06:04:31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21日对《环球时报》表示,在巨大的内外压力下,香港特区政府管治能力被不断削弱,各界在短时间内进行《基本法》第23条立法已失去信心,即使成功立法,该法律的有效性和力度也不可期。在该情况下,中央专门制定针对香港的全国性法律并放在《基本法》附件三在港实施,意在通过果断、强力的手段平息香港动乱。这充分显示出,为保护国家对港主权、防范特区管治权落入敌对势力手中,中央“将不惜代价,维护自己的基本利益和原则”。

                                                    他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中央专门制定针对香港的全国性法律并放在《基本法》附件三在港实施,意在通过果断、强力的手段平息香港动乱,这充分显示出,为保护国家对港主权、防范特区管治权落入敌对势力手中,中央“将不惜代价,维护自己的基本利益和原则”。

                                                    港区人大代表、深圳前海管理局香港事务首席联络官洪为民认为,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是当务之急,但这也需要大量的对大众的说服、宣传和教育工作,法律条文的措辞也要写的非常完善,“2003年开始,‘23条立法’就开始被污名化了,所以任何时候在香港推进维护国家安全的举措都一定会受到一些人反对。如果要等到一个时机,所有人不反对了再做并不现实。反过来,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更好的去做教育和立法本身的准备工作。”

                                                    三是考用衔接机制不畅,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考试制度作用发挥不够明显。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医师考试制度作用发挥不够,绝大部分村医尚未通过执业资格考试转换身份。村医准入和退出机制不健全,一些老年村医由于养老保障水平低,超龄后不愿退出村医队伍,占用了村卫生室岗位,年轻村医无法有效补充。

                                                    刘兆佳对《环球时报》表示,即使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背景下,香港的乱局仍在继续且看不到逆转迹象,而美国遏制中国的力度则不断增强,把香港用作打压中国“棋子”的意图日益明显。面对这一严峻局面,中央亲自出手处理香港乱局的迫切感和决心已更加强烈,并已评估过做此决断的各种利弊。他同时透露,从去年底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公报中已可看出中央对解决香港问题的强烈决心,只是当时中央对采取何种具体方式尚未有最终决断。

                                                    《决定》体现出中央处理香港事务的果决和担当

                                                    同时,推动“23条立法”在操作层面存在极大难度。此前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与香港政研会、新界关注大联盟组成的“23同盟”就“23条立法”做了广泛的咨询,取得超过200万人的支持。但他同时也认为:“如果由香港来推‘23条立法’,第六届立法会目前只剩下50多天,基本上来不及,而下一届立法会要到下半年才启动,一切未知。”

                                                    香港警队前“一哥”:让香港不再成为国家安全“最薄弱的一环”

                                                    “港版国安法”一旦通过,会在香港内外引发何种影响?刘兆佳指出,这势必将在港内激起部分激烈的反弹,不排除一部分人采取极端的“抗争”手段;但另一方面,中央借此展现出的决心和意志也会改变一部分反对派的心理预期,未必不利于香港局面的扭转。

                                                    在执行层面,李晓兵表示,由于“港版国安法”是一部全国性法律,其中可以写入建立中央层级的维护国家安全机制的规定。未来如香港特区根据基本法第23条的规定履行宪制责任完成维护国家安全立法工作并建立相应的执行机制,这将有望在香港形成维护国家安全新的实践模式,即国家和香港特区共同就维护国家安全问题制定法律并在香港确立国家安全立法的“双层执行机制”。